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

蘇聯破棄《日蘇互不可侵條約》



午間,父親穿上像是剿匪一樣的戰鬥服,正裝繫上刀帶的紅色刀吊,騎著馬喘著氣的趕回來,一進家門就要我們坐下。

 然後那麼說:

 「蘇聯軍要打到來了,快收拾最低限的物品,在下午四時前去黑河車站跟警察家眷一同行動,然後去新京的安田家那裡,如果安田不在的話就繼續往南,總之盡量接近日本去歸國。雖然不知道之後我會怎麼樣、事情會怎麼樣,但我一定會回本的,所以無論如何也要回日本去!!」

 「也通知鄰居,要帶的就只有錢、存摺、債劵和雨具,還有盡量多點飯團和大米,其他的都一概別帶。」出門的父親說:「因為我收到召集命令,要納入孫吳的部隊去!現在我通知省長家人後就去役所了」一邊說著,一邊踢馬奔馳去了。





在1945年20年8月9日下午的黑河街高台的南崗屯、 婦孺都連群結隊從日本人住宅抄小道趕往黑河車站,開始逃難去。
我(長男清衛,十歲)因為患了百日咳,所以背包只需要裝雨衣和少量飯團而已。

 清介(次男,六歲)和昌子(次女,五歲)就背了大量衣物,清彦(三男,兩歲)才剛兩歲學會說話,也要背上兩三件衣物走路。

 為了趕上黑河站下午四時出發的火車,附近的人都約好不走平常的大路,而抄附近沒草的小丘的小路,排成一條長龍趕路。可是,稚齡的小童的雙腿自然跟不上。


 鄰居的佐佐木家有四個孩子(一個剛在六月出生的男嬰、蹣跚歩行的女嬰、還有兩個女孩)在大家互相幫助下到了黑河車站。 


 黑河站擠滿了,難以進入月台,但前頭的人不讓走散,而小孩子也緊緊握住手,總算從人群中擠出一條路。

 滿州人的警察好像也有在引導。

 開車時間時下午六時,我們一家五口拿到了三等車卡的一格,但我就已累到躺下去了。

 等了好久,火車終於在晚上九時左右出發,眺望漆黑的外頭,黑河市的天空就像熾紅的煙花飛散一樣燃起來。 

 火車逐漸遠離,而遙遠的紅色大火,就如「滿州的紅色夕陽」一樣西沉在大平原,看起來就如象徵著滿州國國家的落日一般。

為了逃避蘇軍的攻擊,火車連上了三十多節的車卡從黑河南下。太陽完全落下時,黑河市的天空燒成一片紅色,看起來就如滿州帝國的落日一樣,看到日本人被追趕的樣子,實在令人鬱鬱不歡。

前頁                     後頁
張貼留言